种花家vemer

【虫铁】Almost Lover

白云外:

故事简介:蜘蛛侠先生在一次战斗中受伤,大脑受创引起记忆混乱,在病房里他理直气壮地告诉所有人,伟大的钢铁侠先生是他深爱的恋人……




这篇文是我和 @清潞微澜 阿清的联文,誓要为虫铁产粮百年啊!






下一章去催她啦!!






内战后时间线改动,不接复联3!






即使有一个正经题目我的文风也不正经!






甜!





OOC!!!





[1]



故事的开始源于彼得在战斗中为保护托尼的飞身一扑。



那个偷袭托尼的怪物最后被钢铁侠打飞,而替托尼挡下一击的彼得此刻正躺在治疗病房里。



托尼的私人医生终于在托尼把墙上的钟表盯出个洞前出来,杰恩摘下遮住面部的口罩,这让托尼联想到深夜连续剧里的狗血情节。



“各位放心,彼得没有生命危险。”



这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医生又补充道:“但我们检查出了一个后遗症,彼得因为脑部受创导致记忆暂时性混乱。”



“如果你学不会一次性把话说完的话,那至少该学会把话说清楚。”托尼的脸色不佳,为了自己的饭碗,杰恩尽量用通俗的词汇去表达:“因为他的脑内有血块压迫神经不能消除,所以导致他的记忆功能损坏,引起间接性记忆混乱,会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发生的事,哪些是自己想象中的事,但这个后遗症是暂时性的。”



“暂时是多久?”托尼总是能抓住重点。



杰恩也不能确定:“可能是两天,可能是一个月……主要看个人的恢复能力。”



娜塔莎倒是很冷静,她问:“彼得醒了吗?”



“已经苏醒了,你们可以进去探望,但不要刺激他。”杰恩嘱咐一句,随后带着护士去开药了。



众人许是还在思考杰恩口中的后遗症会造成怎么样的情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齐齐看向托尼,眼神似在说:彼得是因为你才受伤的,要担起责任啊,钢铁侠先生。



托尼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就被克林特和娜塔莎推进房门。



对上少年纯净的眼睛,托尼关切地问道:“睡衣宝宝,你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彼得半躺在白色病床上,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脸上却因为看见了托尼而瞬间露出大大的笑容:“我没事的,托尼,你不要担心。”



彼得冲他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床边。



托尼?



敏锐的复仇者们瞬间捕捉到这个忽然改变的称呼,要知道他们平均每天要听见彼得叫“斯塔克先生”几十遍,怎么忽然换成了亲密代替尊敬的托尼。语气甜软,让克林特联想到自己藏在基地冰箱底格里的小熊软糖。



“睡衣宝宝,你要向我保证没有下次了,以后不要再为了我以身犯险。”托尼对于彼得的那一飞扑还心有余悸,蹙眉盯着彼得。



下一秒彼得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动作,他伸出两根手指抚平托尼眉心的凸起,轻松开口:“若下一次你不会再入险地,今天的情况就不会再发生。托尼,我做不到眼睁睁看你受到伤害,即使你不需要我的保护,我也会尽我所能,因为你是我的恋人啊!”



恋人!



恋人!!



恋人!!!



单纯美好的词汇让其余人惊讶地瞪大眼,克林特还忍不住叫出声:“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欸,彼得,也许我们该告诉刚刚杰恩的诊断结果……”史蒂夫不知道现在纠正彼得的混乱认知是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娜塔莎用手肘捅捅他,示意他闭嘴,看看托尼的反应。



“睡衣宝宝,你确定你的这里没问题?”托尼的大眼睛里满是惊讶,他伸手指指彼得的大脑,这让彼得十分受挫,委屈地看了他一眼:“我的脑子有问题的话,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可怜兮兮的眼神像极了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奶狗,托尼忙安慰他:“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



彼得惊讶地张开嘴,笑容慢慢凝固在脸上,眼睛里蓄起水雾,然后咬住下唇,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盯着托尼。



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大型始乱终弃现场,花心富豪抛弃年轻男友,病房内上演年度虐恋。脑洞收不住的克林特已经为纽约八卦娱乐报想好明天的头条了,一旁的托尔接了一句:“真是绝情呢,斯塔克。”



“闭嘴。”托尼很想把粗神经的雷神丢回阿斯嘉德给洛基捅肾玩,娜塔莎插话打破僵局:“彼得,你为什么会认为托尼是你恋人呢?”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他。”彼得大声喊道,虽然他宣布的这点在复仇者联盟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但他接下来的话还是让人瞠目结舌:“我追求托尼两年了,在他从西伯利亚回来后是我照顾他,陪伴他,两年前的毕业晚会上我跟托尼表白了,他也接受了……互通心意的我们理所应当地在一起了,这些你们当然不知道,因为你们两个月前才从瓦坎达回来……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陪在彼此身边,只要我不在身边,托尼就会钻进实验室,直到被我揪出来才老老实实去睡觉,他在我怀里睡着时总是那么安心……我脑海中那么多缠绵甜蜜的记忆怎么可能是假的?”



彼得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脑袋,望着表情复杂的托尼,继续说:“托尼,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才想着用我受伤后记忆混乱的理由摆脱我?”



男孩委屈的快要哭出来,而站在一旁的众人莫名被戴上帮凶的帽子,欺骗一个少年真挚美好的感情,这种蜜汁负罪感让即使身为神明的托尔都很压抑。



“托尼,你该为彼得负责。”克林特像是看到了深夜美剧档的虐心狗血情节,偏偏鹰眼还动容了,把刚刚杰恩口中的后遗症完全抛在脑后。



“托尼,你真的要和我分手吗?如果你想,那就直说出来吧,我能接受的,只要你幸福。但是你不能告诉我,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都是不存在的,那太残忍了。你在我身边说过的每一句话,露出的每一个笑容我都记忆犹新,还有你的喜好和习惯……早晨的牛奶少糖,熬夜的咖啡半糖,爱吃的甜甜圈是皇后区街道后侧的那家,最爱苏格兰威士忌,虽然喜欢白T但是买的最多的还是深色,讨厌医院的味道连带着离杰恩都要三米远,最讨厌的还是董事会那帮老头,我还帮你恶搞了那位会议里投反对票整你的老家伙……我们刚过完一周年的纪念日,在北欧的小岛上,你说过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的,说这话时你还在我身下娇……”彼得委屈的喋喋不休在托尼用手捂住他的嘴后停止,水汪汪的眼睛依旧盯着托尼,似乎在责怪他的无情。



克林特明显跟着搞不清状况:“天呐,去他的后遗症,托尼,你可不能伤害彼得,收起你的花花公子心吧,彼得那么爱你。”



哦?肥鸟你的眼睛还好吗?你哪里看见我在伤害蜘蛛宝宝啊?托尼决定断掉基地晚上十点过后的网络,不能再让深夜虐心剧毒害肥鸟仅存的智商了。



班纳博士也替彼得说话:“托尼,你不能刺激彼得,这样影响他恢复。”



天呐,为什么博士你也这样?明明是睡衣宝宝在刺激我啊?我都不知道我在什么时候跟他谈恋爱了好吗?托尼有些心虚,但更多的是抓狂。



“吾友,也许我们终其一生都遇不见那个可以将自己视若生命的人,但你遇见了。神明保佑,你要珍惜。”托尔难得情商在线,虽然这话能让托尼冲去神盾局找到宇宙魔方后把他丢回阿斯嘉德。



哦,那么有觉悟的你为什么还把你弟弟一个人丢在阿斯嘉德,我送你回去被捅肾好不好?托尼十分嫌弃地给雷神丢去一个白眼。



“托尼,好好照顾彼得。”百岁老人史蒂夫凝重地嘱咐一句。



呀,史蒂夫你这个家长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是让人操心的孩子找到真爱后作为家长终于万分欣慰了呢?拜托你从我叔叔的身份里走出来好不好?托尼感觉自己的大眼睛快翻不动了,床上的彼得睁着无辜的眼睛牢牢盯着托尼。



一直没表态的娜塔莎冲托尼使了一个眼色,托尼走过去后收到了黑寡妇的倾身耳语。



“罗曼诺夫女士,你跟我的爱人凑得太近了。”彼得吃味地叫嚷着,两人没理他,十几秒后两人恢复了让彼得满意的距离。



托尼背对着彼得轻叹了一口气,像是认命了,更像是做好了准备,他回头,露出一个让彼得着迷的笑容。



“睡衣宝宝,只要你不会后悔,一切如你所愿。”



那般美好的人终于站在自己面前默认他对于他们关系的期待,彼得笑着笑着忍不住红了眼,有一种大梦初醒后发现现实更加美好的惊喜,眼前的这个人啊,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后来联盟内部都在讨论娜塔莎到底跟托尼说了什么,能让固执的小胡子男人在分秒间改变了主意。



这件事也列入了复仇者联盟的未解之谜。



但后来发生的故事要比这个谜更加精彩。



“托尼,其实我们都知道彼得只是记忆混乱,将自己的想象跟现实弄混,但在他的想象世界里你们已经相伴过完一辈子了,他口中的你们在一起后那么美好,这种美好你真的不想要吗?相信他,他能够带给你的。”







TBC.









评论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