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vemer

虫铁 Gravity

虫铁精品收录贴:

“彼得帕克就是失控之后也会记得向你坠落。”


九城:



*已经开创了帕克工业的彼得,第一次被托尼带去大人的社交场合。




 




“你在说谎。”




彼得把酒杯放在桌上的另一边,他靠在墙上,正好把坐在沙发上的托尼围困在这一小块地方里。这场晚宴持续的时间太久,现在宾客们三三两两地散开聊天,彼得礼貌地和几个对帕克工业很感兴趣的投资人交换了联系方式,接着他松了松领带,扭头就看到托尼坐在那个角落里和他不认识的人窃窃私语。




 




前花花公子和宴会上的所有人调情,彼得注意到了。他之前太过紧张,觉得领带让他呼吸困难。现在他缓了过来,蜘蛛雷达让他轻易就能在无数的信息里分辨出他想要的。托尼搁在那个人大腿上的手,他有节奏地靠在对方耳边讲的笑话。这里的钢琴声音并不算大,但不妨碍托尼好像在经受什么噪音考验一样,腻在那个人的边上。




 




彼得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奇怪的事,阻止斯塔克先生放弃他最擅长的人类交往——如果他会把这放在正常的范畴里。但是这就是这么发生了,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礼貌地说“我和斯塔克先生有些事要谈。”




 




那人恋恋不舍地站起来,彼得看到他的手指滑过托尼的耳朵,接着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托尼调整了一下坐姿,拿起了自己的杯子。“你在说什么?”




 




“我做到了所有你让我做的事。”彼得说,他不是来讨要奖励的,他已经过了这个年纪。彼得只是觉得热,看到托尼的任何时刻,都会让他的肾上激素上升,接着口渴。好像那些酒是舔过托尼嘴唇的液体,最后落入他的胃中,跑过了十万公里的旅程。




 




“但是你并没有仔细听,你在说谎,你对帕克工业并没有那么感兴趣。”




 




托尼挑了挑眉毛,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花费了好几个晚上来润色彼得的演讲稿,把他那些乏味,单调的生物讲解变成了斯塔克式的风趣。加上一点点的自大和傲慢,效果会更好。但是现在彼得脱掉了他的西装外套,他的衬衫袖子挽了起来。




 




这是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光是看看他那个包裹在西裤里的翘屁股!托尼歪了歪脑袋,“小子,我有我自己的事要忙。”




“蜘蛛不是昆虫。”彼得说,那是他修改过后的演讲稿,把蜘蛛的螯肢,螯爪,毒腺还有别的生物特性全都丢掉,把蜘蛛无聊的能力压缩成百科全书前的第一句话,“人类总认为蜘蛛是昆虫,但恰恰相反的是,蜘蛛并不具备昆虫的基本特征,体躯三段头、胸、腹,2对翅膀与6只足,蜘蛛是节肢动物。”




 




那是托尼让他修改的部分,他力求帕克工业的每一个蜘蛛生物项目描述都能够被一个学前儿童读懂。他还给彼得整理西装的袖扣和领口。




 




“停下来。”托尼端着酒杯喝了一口,他皱着眉头,“你只是在复述前几个晚上你对着星期五说的那些话。”




“还有你。”彼得微微倾身,真是个只有花花公子才能找到的好位置,他们会被钢琴遮住,这里离吧台也不远,但是没有人会花功夫打量这里。“我认识了几个人,他们对帕克工业的新项目感兴趣,下礼拜就会来拜访参观。确切说,斯塔克先生,你是我最大的股东,但是却没有站在那儿,为我鼓掌。”




 




“你还是小孩子吗。”彼得已经长得很高了,现在托尼要搂住他肩膀的时候,都需要抬起胳膊。“我已经听过你的演讲无数次,我知道你能做到多好。而且恕我直言,我只是你的天使轮投资人,并没有问你讨要股份,你可以随时稀释我。”




 




钢铁侠抱怨过怎么到了大学彼得还能继续长高,好像那些个每天喂养他的人不是自己。他给彼得提供一切,食物,房子,还有帕克工业的启动资金。但他并不以此为自称,他认为彼得值得获得更多更好的东西,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连接着整个美国运行的背后人类们。那是托尼带他来的这个晚宴。“虽然我也不喜欢和这帮人打交道,但是不得不说,如果以后你想做成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你就必须学会这些。但我猜你想要的不止这些?”托尼看了他一眼,彼得还穿着自己大学的文化衫,他几乎还是个孩子。




 




现在这个孩子在晚宴上指责一个尽心尽力的老父亲(上帝啊他只是想找点乐子)对自己不够上心。“如果你想要的是关注,我相信”托尼特意举起酒杯朝望向这里的几位示意,“他们都会认为托尼斯塔克为他们找到了一个新的科技天才,你会是冉冉升起的新星,用你的脑子和蜘蛛项目为他们赚钱。你会过上好日子,这点我可从没隐瞒。”




 




“你隐瞒了些别的托尼。”




很好,现在他换了称呼。彼得挤到他的身边,那张沙发本来就不是为了私人空间设计的,托尼看了他一眼,年轻男孩把领带甩在身后,他的额头上出了点汗,闻起来是盐渍的柠檬。他的左手就搭在沙发的边上,再近一点就好像把他搂在怀中。这些都是初学者的老把戏,托尼微微侧了侧身,他问他,“你想表达什么?”




 




“很多,托尼。”




“帕克,我今晚受够了你这些无端的指责,我现在很生气。”




“你的关心。”彼得开始露齿笑,他把这招倒是学的很精巧,今晚早些时候,他步入这儿的时候还紧张地手心冒汗。不能怪他,彼得帕克刚成年没多久,再说他在高中时候也不是因为受欢迎才被“关注”。




 




“你一直希望给我最好的,食物,屋子,你给我最新科技的战袍,和你的战甲一个材质。但是你总是拒绝我,托尼。”




“拒绝你,哈?”托尼把酒杯放在一边,但是彼得捂住了他的嘴唇,他们未免挨得过分近,侵犯了彼此的空间,最后只剩下一把呼吸共享,“听我讲完,斯塔克先生。这持续多久了,如果让我算来的话是1362天,你用你的愧疚和后悔来填补你的渴望。不要摇头,我能够听到你的心跳声,那些晚餐后我说想要留下来,你犹豫的呼吸声。就和现在一样,托尼,你说谎的时候血液会加快流动,瞳孔会放大,你呼吸的频率会加快0.5秒。”




 




“可是我一直等到刚才。我接受了你的情感控制,你潜意识里希望对我好让我留下的渴望,是吗,托尼。我留下来了,因为我知道你会开口。但是刚才我非常非常不开心,我认为你在说谎。”




 




“你在对你自己的心说谎。你根本不认识那个人,但是你让他靠近你。”彼得歪了歪脑袋,他知道如果这时候离开和正在洽谈的潜在投资人是不礼貌和带有风险的行为,但是他的耳朵听到了那些话。




 




那些托尼说出来这么自然,但他只允许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话。他有时候痛恨蜘蛛感应,太多的信息会给他带来痛苦。现在他不那么想,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大声告诉托尼,我愿意接受你所有的情感控制,并且把它转化成你也想要的那种模式。




 




量子炮的炮口对准了彼得的大腿,他低头瞄了一眼,托尼的盔甲覆盖了他空着的右手,现在武器已经就位,如果他不松开手的话,彼得相信托尼会不介意给他来那么一下。




 




“我知道如果我说出来这些话你也许会讨厌我。”彼得隔着手掌贴上了自己的嘴唇,“如果我不说出来也许你到死都不会开口。成为我的天使投资人,带我进入这场游戏,托尼,你会说我们两个如果搞上了就是违反商业伦理,但我不觉得这些伦理对你我都起效。”




 




他慢慢地松开自己的手掌,托尼皱着眉看着他,他的右手还没有收起来,武器的朝向依旧是他,但是黯淡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开始那么想的。”




“比你想的更早一些。”彼得耸耸肩,乐手换了一支曲子,他的蜘蛛感应能够让他听到无数在场内的窃窃私语,托尼斯塔克是不是彼得帕克的糖爹?他们现在在哪儿……




 




“对不起。”彼得说,“我不该那么说,我只是……。”
“有八成的概率我会直接把你踢出去,帕克。”




彼得抬起脑袋,他竖起了耳朵,让西贝柳斯和心跳混杂在一起,他咽了口口水。托尼说,“但是你说得对,把你变成我的所有物会让所有的事都简单点。见鬼去吧,商业伦理。”




 




“还有一点。”他的手指就抵在彼得的嘴唇上,“我从没说过谎,帕克。我要是对你存在什么不便说出口的愧疚,那也只是之前。你成年了,显而易见的是,你可以对你自己的选择负责。”他摁住了彼得想要摸上大腿的手,“你还在宴会现场,希望之星。”




 




“星星也会改变轨迹。”彼得说,他眯着眼睛,好像在笑,“但那不重要,只要你知道,彼得帕克就是失控之后也会记得向你坠落。”


评论

热度(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