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vemer

[ABO十杰]战利品

冷藏室: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2]←下一章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入鼻端,掺杂了铁锈味,烧焦的刺鼻味道,预兆着某种不祥。轰焦冻沉沉浮浮的意识在这样的气味中逐渐苏醒了。来自于本能对危险的预感让他蛰伏不动,并没有翻身坐起。


周围传来布料和盔甲摩擦的声音,重物搬动的响动。有人穿着靴子的脚步声靠近了。


粗糙的手指陡然出现在了他的颈动脉,用力按住。这个动作让他悚然而惊,但他忍住了没有睁眼。


“他还活着!”来人语气有点惊讶:“而且他是……”


轰焦冻感觉自己被翻了过来,后颈处的腺体被抚摸了一下。


“omega为什么会上战场?”


“我送他去治疗,你们继续打扫战场。”


“是的大人!”


轰焦冻放松身体,任由自己被抱了起来。在对方视线的死角,他飞快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环境。
对方穿着战士的装束,腰间别着把短刀,靴子上方的小腿处绑着一把匕首。身体很健壮,露出的结实的肌肉。


不是同伴……他们还活着吗,轰焦冻对自己无声自语,双眼酸胀。


嘈杂的声音远去了,只有一双有力的臂膀抱着他,走进了大概是帐篷的地方。周围人来人往的声音突然减少,好像就剩了他们两个人,对方微微倾身,似乎想将他放下。


轰焦冻一直放松的身体突然发力,像是一头灵猫从对方的臂弯溜了下去,矮身一滚,游鱼般滑到了身后。右手轻轻一勾,将对方腰侧的短刀拔出。


下一秒短刀已经横在对方脖子上,散发着森寒的气息。


“别动,也别叫。”轰焦冻淡漠的声音从他身后传出,并将刀勒紧,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然后他拿刀的右手突然被攥住,刀锋已经将对方的脖子划破,同时一股巨力袭来,竟将他硬生生从身后拔起扔了出去。仿佛他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只是一张轻飘飘的纸。


短刀锵的一声落在地面上。轰焦冻在空中调整了姿势,安然落地,用脚尖挑起短刀抄在手中。


对方却没有丝毫迟疑,动作迅捷,五指如钩,仿佛一只虎爪,气势惊人的扑了上来。


好快!
轰焦冻迎击,同时悄悄弹动左手手指,试图用出一个瞬发缠绕术,却感觉早已透支的精神力绷紧了,头部传来了剧烈的痛苦。仿佛被一柄巨锤迎面一击,让他失去了几秒意识。


等他回神,只觉胸骨剧痛,对方已经用膝盖重重抵住了他,用体重将他仰面压制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靴子毫不怜惜地踩住他的右手,戴在左手拇指和中指的两枚用于施法的戒指被撕扯开丢在了一边。


一双戾气十足的红瞳冷冷注视着他,问道:“法师?”


 


TBC

评论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