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vemer

※轰出※《自我们家主唱失踪后的三个月》05 高能黑化慎入

像像像钢筋一样:

⚠️本章黑化高能有,微S倾向


⚠️通常写的“慎入”的意思就是“欢迎来吃啊”(⌯¤̴̶̷̀ω¤̴̶̷́)✧,不过这章真的挺高能的,请小心


BGM:【胆小勿入,慎点】


【汇总目录】 


上一章:【04】





05


绿谷被轰焦冻抱出车外,然后又走了一段路。他隐约感觉得到他们好像是在郊外,隔着布袋子能听到地上的石头被轰焦冻踩得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轰焦冻走的不是很平稳,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抱着他。


停下了,应该是到目的地了。


轰焦冻让他站好,然后拽下了他头上的黑布袋。


!!!


新鲜空气灌入肺叶,绿谷觉得眼前都清明了好多。他赶忙打量四周的环境,果然是郊外,而且是在山里,他面前有一片不知是河还是湖的水,身后应该就是他们来时的路,绿谷抬头看了看那个坡度,很难想象轰焦冻刚刚就这么抱着他从那上面下来的。


“说了不会让你摔到。”轰焦冻好像猜到绿谷在想什么一样,低头边按手机边说道。手机发出的光照亮了轰焦冻的脸,他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绿谷看向轰焦冻,眼睛里闪了闪。


像是感受到绿谷的目光一样,轰焦冻突然抬头了,然后把手里的手机扔给绿谷,绿谷手腕被捆着行动并不方便,但也手忙脚乱的接到了,他低头一看,这不是自己的手机吗?


轰焦冻走过来,扶过绿谷的肩膀,逼着绿谷看向自己,“给饭田打电话请十天假,就说家里老人病危。”


“路上着急回老家手机没电了,刚刚才充好电。”


听着他冷冷的说道,绿谷把手里的手机越捏越紧,皱着眉低头默不作声。


轰焦冻看他没有行动,就俯下身更加贴近他的脸,盯着他的双眼,语调间骤然多了一种狠劲。


“如果你不配合或者说别的多余的话,我会立刻强奸你。”


“就在这里。”


他边说边把手探向了绿谷睡裤的松紧带上,在他后腰那里来回摸索着。


“我不怕死......”他靠近了绿谷的耳边,故意把说话的声音放轻,在这夜晚的山林里,他的声音更显出了几分惊悚。


“但我更喜欢跟你一起死。”


说完,他狠狠地撕下了封住绿谷嘴的胶带。


“唔!!!”脸上的皮肤一阵火辣辣的疼。


绿谷如梦初醒,浑身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他看向轰焦冻的眼神里又恢复了之前的恨意。


黄粱一梦,光想着轰焦冻对自己怎么怎么好,却忘了现在自己这所有的不幸都是由眼前的这个人造成的。


绿谷生硬的吞咽口水,抬头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轰焦冻,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深吸了口气,给饭田拨通了电话。


“喂?我是绿谷......”


——————————————————————————


回家的路上,绿谷也被全副武装起来。到家后,他的头套被摘下,他能看到轰焦冻嘴角淡淡的笑意。


轰焦冻很高兴。


“绿谷,你做的很好。”轰焦冻蹲下身,边帮他解缠在身上的绳子边说道,“今天晚上你可以完全自由的睡觉。”


夜晚,轰焦冻就躺在他身边,平稳的呼吸着,沉稳的睡着,而绿谷却辗转反侧。


他瞪大双眼,看着天花板,听着心里面的一群人在争吵。一个在说,“不要逃跑了,你会被他玩死的!现在他还会很温柔的对你,不要试图挑战这个疯子的底线!!!”还有一个在说,“现在你的手和脚都是自由的,完全自由的,除了今晚可能就没有别的机会了!”


“你做的那些小动作…”


“我迟早都会让你还回来的。”


“不要试图逃跑……”


“我不想要对你做我不想做的事。”


“……”


脑袋里叽叽喳喳的声音、轰焦冻的声音,嗡嗡作响乱作一团。


然而其中的一个声音在逐渐变得清晰。


绿谷痛苦的闭上眼,倒吸了口气,攥紧拳头做了决定。


要逃出去!!


他打算起身先走向洗手间,观察轰焦冻醒没醒再进行下一步。如果轰焦冻被弄醒了,那么他可以解释说是起夜,之后再找准机会,这样最起码不会被惩罚;如果他没有醒,那就是绝佳的逃出机会!


绿谷缓慢的坐起身子,把腿放到了地上,竖着耳朵听着身后轰焦冻的呼吸声,能不吵醒他就尽量不要让他醒来。


绿谷心脏“噗通!噗通!噗通!”的狂跳着,哪怕有充足且合理的借口,强烈的恐惧感仍缠绕着他。


他小心翼翼的站起身。


“唔......”


!!!!!


腿一软,绿谷险些跪到地上。他赶忙转头看向轰焦冻,轰焦冻仍睡着,只是感觉到床垫轻微的震颤而发出了不满的嘤咛。


冷汗都吓出来了,绿谷原地站了好久才缓了过来,他又等轰焦冻重新睡熟了,才光着脚,轻手轻脚的走向洗手间。


“咔哒”把洗手间的门轻轻的关上,他闭上眼睛背靠着门滑了下去,眼前血管的幻影在随着心跳出现消失。


仅仅只是去个洗手间,自己就害怕成这样,这种情况下还能逃出去吗?


可是......


他睁开眼看了看手腕脚踝上绳子的勒痕。


如果今晚不逃出去的话,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深呼吸站了起来,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好让自己清醒一下。他不敢抬头去看镜子里的自己,怕自己的脸比那一天晚上还要惨白。


花了点时间做心理准备,绿谷小心翼翼的打开洗手间的门,他从缝隙里看向轰焦冻,然而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他只好硬着头皮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呆立在洗手间门口,洗手间的灯光让他的眼睛瞳孔收缩,他过了几秒钟才得以重新适应黑暗,他看清了躺在床上的轰焦冻,轰焦冻还在睡着。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房间唯一的出口就在轰焦冻躺下的那侧。


绿谷眼神黯了暗,吞咽了口口水,头皮发麻的往轰焦冻那侧移动。


他胆战心惊的,踮着脚尖把脚步放到最轻。


一切都很顺利,轰焦冻睡得很熟,绿谷就这样成功的摸到了门把手。


冰冷的金属制门把,冰冷的地板,还有他冰冷的四肢,一切的一切都在考验着绿谷的神经。


用力一掰,房间门被打开了。他好害怕一回头轰焦冻就站在他身后无声的注视着他,所以绿谷连头都不敢回,飞快的窜了出去。


出来后绿谷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客厅,右前方则是一个开放式厨房,再右侧,就是他之前听到过的防盗门。


已经逃离了那个房间,然而他并不敢掉以轻心。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半开着门的卧室,里面黑漆漆的,正是他这几天无数噩梦的源头。


一阵恶寒涌上心头,他赶紧转移了视线,看向房间的门,他记得这个门是可以锁起来的。


把卧室门锁上!


这样就算轰焦冻醒来后发觉他逃跑了,也能给自己逃跑争取很多时间。


绿谷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把门关上。


然而就在这时,房间门突然被一个大力给拽住,阻止了绿谷关门的动作。


不好!!!!


绿谷赶忙抓紧了门把手,用力往回拽,不让门被打开。


“绿谷出久!!!”卧室内,轰焦冻大声地朝绿谷吼道。


从一拳宽的门缝里,绿谷能看到轰焦冻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绿谷手脚并用的抵在门框上,拼死也要把门给关上。


由于被大力的拉扯,门发出痛苦的“咯吱咯吱”声。


轰焦冻跟他的体格差让他无从挣扎,看着一点点被撕扯开的门缝间距,绿谷觉得他自己的神经也在被一点点撕扯开。


他最终惊恐到哭了出来。


“不要…”绿谷摇着头,哭着向门那边轰焦冻求饶。


然而轰焦冻只是皱着眉,一脸低气压的盯着他,手上的力道丝毫不放松。


门缝的距离由一拳变成了两拳,绿谷心中警铃大作,求饶也不行,再僵持着也只会对自己不利,还不如松开门趁机快跑,进了电梯之后就会安全了。


绿谷用力眨眼,挤开遮挡视线的眼泪,然后咬紧牙,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迅速转身朝防盗门那边跑。


他松开手后发现轰焦冻并没有追上来,他感到很奇怪,然而当他看清防盗门锁之后,终于知道为什么轰焦冻不追上来了。


这个锁是特制的,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要想打开门,都需要房屋主人的指纹,或者钥匙。


无论怎么掰,用多大力气,门把手都纹丝不动。


绿谷只觉得眼前发黑。


“哈哈哈哈哈哈........”他眼神空洞的看着木质防盗门,脸上还挂着未干的眼泪,笑了出来。


绝望感从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逐渐地缠绕上他的全身,勒紧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呼吸。


突然一双手绕上了他的腰部,把他往后一带,揽进了怀里。


轰焦冻把下巴抵在绿谷的肩膀上,哑着嗓子轻柔的在他耳畔说道:“我跟没跟你说过……”


“你不要逃跑......”


“嗯?”


TBC

评论

热度(143)